歌尽桃花愿成双

多担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想写就写,不想写就不写,写得好自然有人点小红心,引发思考自然有人评论。我觉得发现自己小红心数少了最先检查的应该是自己文辞,而不是立刻开始诉苦。每次看到作者写出这样的文字,感觉并不只是“表达一下”,简直是“道德绑架一下”。

我从不吝啬于赞扬真正喜欢的文章,也从不“鼓励”文笔欠佳的作者。别扯大环境,就是因为大环境太好了才让现在创作水平如此不堪入目。

还是说附和的作者更喜欢读者被提醒后恍然大悟补上红心,更喜欢毫无意义只是刷屏般的评论?

如果那样,我无话可说。天贵自贵者。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:)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以上。



鬼吃鱼 上 (霸总X人鱼 半原著向 车)

圈子太冷自产粮😷

ooc慎入

预备



人鱼在耳边呢喃

金信想,并没有。

是这只人鱼,肌理分明的瘦长手臂环绕着他的脖颈,烫得发烧的脸窝在他锁骨上窝,嘴唇无力地哆嗦着,仿佛在说些什么,又仿佛只是无意识的气音。

尖利的獠牙磨着他的侧颈,十分靠近颈动脉窦。

太危险了,我可能因此死去,幸好我是不死的。


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?金信想,是因为自家这只小人鱼意外的发♂情,因为自己完全不了解他们的生理情况……因为自己被脑海里奇异的叫声吸引而来,而这只鱼狂暴地击碎鱼缸,在满地碎玻璃和水渍中,刮了自己一身稀落的血迹,狼狈却张扬地用人类的双臂爬到呆愣的自己身边——自己也鬼使神差地把他抱到自己怀里,和他一起翻倒在自己准备洗澡的浴池里。

没人告诉他他也知道人鱼是多么危险的生物,强大尖锐且充满不落于人智慧。他手里这只人鱼是在他出海旅行时在甲板看到,被早有预谋的船员在伤痕累累时捕捉上来,想作为珍稀物种在黑♂市拍卖。

金信像是会在奇怪的拍卖会上拍这种猎奇物的霸道总裁吗?并不是,虽然看起来非常是,可他一向更喜欢在花园里垂满紫藤花的连廊拍不慎闯入的苍蝇。

但他被这只人鱼迷惑了。

人鱼善诱,这只人鱼虽然姿色并不雍容,却分外烈性,这份烈性使他不喜诱♂术,在场的人都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不由自主。

只有金信。

金信想想,遇到这只人鱼后的自己很多行为都只能用鬼使神差来形容。活了939年的他,认为很多世人的趣物都极其乏善可陈,只是固执地守在自己的别墅,更固执地待在自己的花园。

事实上,从不顾劝阻当下便从海员手里强买下这本不该有兴趣的人鱼,到大海上离奇的事故致使的相处,到现在不顾理智想行背♂德之事。


这太可怕了,太吓人了,吓得当别人噩梦当了九百多年的鬼怪先生心脏duangduang地跳。

现在怀中人鱼不再是记忆中微凉光滑的躯体,触手滚烫,鳞片变得滑腻,整具身体为发♂情做着充分的准备。

金信不合时宜地觉得自己抱着一根巨大的山药,滑不溜手,蹭过自己每一寸皮肤都引发令人战栗的痒意。

他生硬却急迫地啃向人鱼总是带着水汽的唇,被这只好像莫名不想服输的人鱼一偏头躲过。人鱼在他脖颈上伸出舌头,贪婪地舔♂舐,舌上的倒刺刮出一片红痕,他的尾巴是绮丽的雪白,浮光跃金,闪耀在金信带鱼亡命大海漆黑无光的夜里,和遇到他后的每次沉睡中。尾鳍薄如蝉翼,蓬松透明,在水中舒展着,如梦似幻,乱花渐欲。

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金信想,不紧张,不紧张,我叫不紧张。


他正不停给自己做心理建树,人鱼突然情绪高涨,在浴池里肆意翻滚,鱼尾“砰砰”拍击着水面。

金信的身体不断被刮伤又不断被修复,他的情欲在疼痛中激涨,细微而不容忽视的电流噼里啪啦从他胸口的剑风驰电掣,招摇在他的血脉,通过他紧紧握住人鱼腰肢的双手传入对方体内,令他奇异地安静下来。

气氛旖旎而僵硬,金信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巡视身下的躯体,从纤瘦颀长的脖颈,划过胸前因为冷空气而细细挺立的花蕾,到手感柔韧口♂感想必更美味的躯干。人鱼已经近乎丧失理智,往日黑白分明的眼球溢满生理性泪水,痴痴地看着他,双手攀着金信坚实的臂膀,尾巴懵懂地想盘上他的腰,腔口更是不知死活蹭在金信下♂身。

“信。”

他张口,这是金信用了数月来教他人类文化,他唯一学会的字。

(喝口肾宝)